准入门槛

新来者造车越来越容易

电气化正在降低汽车行业令人生畏的进入壁垒【专题《艰难新世界》系列之三】

大众汽车总部所在的公司城沃尔夫斯堡(Wolfsburg)单调乏味。大多数高管选择住在周边的乡村或距这里一小时火车车程的柏林。沃尔夫斯堡的功能就是为一个汽车制造帝国服务,这个帝国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前)生产了近1100万辆汽车,并长久与丰田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争夺全球最大车厂宝座。似乎不可思议的是,一家如此强大的公司——从沃尔夫斯堡庞大的装配车间、专用发电站和装饰着巨大公司标志的办公大楼可见一斑——会受到威胁。

大众集团的老板们想要重塑这家公司以充分利用老牌车厂的强项,例如强大的品牌、大规模制造能力和资金,同时向特斯拉和中国人学习如何变更业务赛道。大众代表着美国电动汽车创业公司老板亨里克·菲斯克 (Henrik Fisker)所说的“[老牌公司]须维持存活的巨型机器”。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的菲利普·霍舒华(Philippe Houchois)表示,规模对于分摊该行业高昂的固定成本,以及产生现金流来支持向电动车的转型很重要。但是,他又说,“要把过去习得的那一套忘掉很困难”。

自亨利·福特的胭脂河工厂(River Rouge)用从其下属矿山或橡胶种植园获得的原材料生产出闪亮的新车以来,汽车行业已经完善了自我。通过把尽可能多的环节外包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