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的救世主

新科技世界观

硅谷可能正在变得脚踏实地。但科技界的大思想家们却不是这样

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在自家书房里俯瞰着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他翘着双脚,向后靠在椅子上,几乎快要躺下了。这位37岁的企业家穿着水洗牛仔裤和T恤。一个大脑飞速旋转的人再悠闲也不过就这模样了吧。不过这位OpenAI(这家创业公司据称估值接近200亿美元,其使命是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的CEO并不是个可以轻松交谈的对象。唯一透露出他活泼一面的是书架上两双粉色的高帮球鞋,上面的logo代表了他最热爱的两项技术:AI和核聚变。有时他也会不自觉地冒出一些书生气的话。有一刻,他热切地想要说服笔者相信AI的发展速度会超出人们的想象,说:“我很好奇这是否让你更新了先验。”倒是挺像个机器人在说话。

四十岁的乔·朗斯代尔(Joe Lonsdale)和阿尔特曼截然不同。他坐在位于硅谷中心地带的家中,穿着亚麻衣服,梳着整齐的背头。这位科技投资者兼企业家已经帮助创建了四家独角兽公司,以及为国防和情报部门服务的价值约150亿美元的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他语速很快,经常打断别人。他家泳池边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王座,曾经是《权力的游戏》的道具。这很契合他宏大的世界观——他珍视西方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传统价值观,他认为西方应该在内部开启一场史诗级的斗争,以免滑向自我厌弃。

你可能会认为这俩人没什么共同点。但他们都属于朗斯代尔所说的“创建者阶层”——由一些还算年轻的理想主义者组成的智囊团,其中包括价值740亿美元的支付公司S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