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一切

生态系统建模相比气候建模尚处于早期

但它在更加成熟后将有助于维持生物多样性【专题报道《保护生态多样性》系列之四】

从1963年6月到1968年7月,动物学家罗伯特·潘恩(Robert Paine)每隔几周就会从他任教的华盛顿大学所在的西雅图出发,穿过普吉特海湾到达穆卡湾的岩石海岸。在那里,他发现了几乎完全处于原始状态的潮汐池,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生物——帽贝、海葵、贻贝、海藻,还有被称作“赭色海星”(Pisaster ochraceus)的紫色和橙色的海星。未受破坏的景观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实验环境,而他的实验后来也成为生态学上开创性的实验。每次造访时,潘恩都会有计划地从一片岩石上取下他能找到的所有海星,并全力将它们远远抛入海中。

他这样做了五年,与此同时仔细地记录下这些海岸线社区的演变过程。在他没有干预的区域几乎没有变化。但在他的无海星区,一切都变了。赭色海星是一种贪婪的食肉动物,以贻贝、藤壶、帽贝和蜗牛为食。没有了捕食者,这些物种开始扩散。首先接管的是橡子藤壶。后来,它们被鹅藤壶和贻贝取代。通过移除一个物种,潘恩博士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快,这个社区中的物种数量从15种减少到8种。到1968年就完全被贻贝占据了。

潘恩将赭色海星称为“关键种”——去除它后生态系统就会发生变化。像犀牛这样的大型食草动物是关键种,它们将食用的植物种子散播到广阔的区域,从而维持或改变植被。在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