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天然气

极地丝路

北极水域升温可能扭转LNG市场的形势

穿过浮冰

几个世纪里,探险家试图找到一条穿越北极连接欧洲和亚洲的可行航线。1879年,织女星号(SS Vega)率先穿越了连接欧亚的东北航道,但中途不得不停下来过冬,直到1932年,西比里亚科夫号(A. Sibiryakov)破冰船才首次不间歇地完成航程。苏联解体后,这条航线上零星的商业航运也几乎完全消失了。

过去十年,随着在西伯利亚亚马尔半岛(Yamal)发现储量巨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并实现开采,在北极水域运输散装货物的兴趣重燃。由于北极变暖,加之开发出了能够穿过厚达两米的浮冰的破冰油轮,现在已经能够在这条航线上全年无休地运输天然气和其他原材料,尽管在特别寒冷的冬天里交通仍可能受阻。

今年1月,由于亚洲经济活动升温以及消费者需求旺盛,有三艘船从亚马尔半岛的萨贝塔港(Sabetta)向北亚港口运输LNG并实现了盈利。随着油气价格开始下跌,委托这些运输的俄罗斯公司诺瓦泰克(Novatek)正押注于亚洲和欧洲市场的需求将持续下去甚至增长。

这三艘船都是新型Arc-7级油轮,它们的发动机使用的燃料正是船上装载的天然气,这使得它们的污染程度远小于使用船用柴油的传统船只。1989年埃克森·瓦尔迪兹号(Exxon Valdez)油轮在阿拉斯加发生海难,油污难以清理并造成广泛的环境破坏,自那以后俄罗斯对海上事故尤为紧张。去年金属矿业公司诺镍集团(Nornickel)发生了一起柴油泄漏事故,俄罗斯议员大为光火,对它开出了1460亿卢布(20亿美元)的罚单,创下有史以来俄罗斯企业环保罚金的最高记录。如果Arc-7级油轮搁浅或撞冰破裂,基本上不会产生浮油,船上装载的LNG只会挥发殆尽。

在从喀拉海到白令海峡的北方海路(Northern Sea Route)上,有色金属占据了一部分运输量,但天然气才是这条航路复兴的主要驱动力。拥有亚马尔半岛LNG开采权和基础设施的诺瓦泰克是幕后推手。

普京政府为诺瓦泰克提供了支持,包括慷慨的税收优惠。这加速了俄罗斯LNG产业的发展。诺瓦泰克过去依靠日本专业技术在北极的极端条件下提取和压缩天然气。“现在俄罗斯的LNG技术已经完全自给自足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亚历山大·谢尔古宁(Alexander Sergunin)说。

诺瓦泰克的主要优势是大大缩短了通向市场的航程。与苏伊士运河航线相比,通过北方海路运往部分亚洲和欧洲港口的航程要短4000英里左右,平均能节省10天的海上运输时间。海路西端的摩尔曼斯克附近和东端的堪察加半岛(Kamchatka)新建的航运中心还将进一步加快运输速度。

其构想是使用Arc-7级油轮在萨贝塔港和这些新航运中心之间破冰往返。然后使用造价更低、运营更便宜的标准油轮将天然气运送给客户。从摩尔曼斯克到北欧大型港口,以及从堪察加半岛到北亚大型港口,距离只有中东LNG出口中心到亚洲或欧洲大型港口的四分之一左右。位于挪威吕萨克(Lysaker)的智库南森研究所(Fridtjof Nansen Institute)的阿里尔德·莫伊(Arild Moe)指出,到2030年,亚马尔半岛每年可以供应至少7000万吨LNG——几乎和世界最大LNG出口国卡塔尔如今的供应量差不多。

如果海外市场的表现不如人意,那还有本国消费者。俄罗斯只有70%的地区接入了天然气管网。LNG是公认的远洋货船柴油燃料的首选短期替代品。塑料和复合材料行业也在增长。俄罗斯还在制定一项油气产业多元化计划。去年,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与诺瓦泰克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等大型生产商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制定相关战略。

回到这条航线本身,目前市场对集装箱运输的兴趣不大。由于俄罗斯对北方海路运输实施了某些规定,船只必须申请通行许可。美国人对此十分不满,他们呼吁在所有水域允许自由航行。但是,巴拿马和苏伊士运河正变得越来越拥挤;一旦运河大排长龙的局面难以维续,或者中东爆发战争,就可能会吸引航运公司绕行北方。到那时,俄罗斯可能已经造好一支破冰巨轮舰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