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

中国的视障青年

今年只有五名盲人学子参加了中国的高考。这是对潜能的极大浪费

二十名中国盲人青少年参加了8月在上海举办的一个寄宿式培训营,帮助他们为上大学做好准备,其中有些内容让他们意想不到。课程的成人导师——有很多本身也是盲人——提到了保护型父母们很少会提及的话题,从喧闹的学生派对的游戏规则到恋爱的风险等。筹办该课程的公益机构金盲杖的杨青风指出,学会独自在校园生活不仅仅关乎找得到图书馆或食堂。如果少年人有朝一日想在没人监护的情况下去约会,这种自主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在开营讲话中,导师鼓励学生拓宽思路,在展望前程时不要局限于提供给中国盲人青年的那几种传统职业。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开设了残疾退伍军人职业学校,自那以后视障人士通常都被引导从事音乐类工作,或者最常见的——在国营医院或私人按摩院做按摩师。人们可能会说做按摩师没什么不好的,蔡聪对全神贯注的学员们说。他自己十年前上了盲人按摩学校,后来说服父母让他去做广播记者。是没什么不好,蔡聪说,只要是你自己选的就行。

学员们都整齐划一地穿着黑色长裤和黄色polo衫,其中有几个坦言对课程的结业考感到紧张。考查内容包括独自离开酒店,在上海市中心找地方吃饭,视力正常的志愿者会跟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