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适量竞争

从友好到嬉皮

经济学家正在反思一些基本理论。本文探讨那些反对企业随心所欲扩大规模的论点【“反思经济学基本理论”系列之一】

唐纳德·特纳(Donald Turner)这位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美国的最高反垄断官员认为,反垄断法得益于一个“不好客”的传统:在许多事项上,默认的回应选项就是说“不”。政府律师总是阻止合并,理由仅仅是合并后的企业规模太大了。企业抗辩说扩大能让自己变得更好,但法庭很少听得进去。

七十年代,反垄断法的“芝加哥学派”成功地利用经济学理论来提倡一种友好得多的方式。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美国的监管机构如此热情迎客,批评者说它们简直成了擦鞋门垫。在许多行业中,规模最大的公司不断地获得市场份额,而没有引来任何监管的关注。最成功的科技公司已成长为不折不扣的巨头。现在,许多研究该课题的经济学家都担心缺乏竞争会拖累经济发展,尤其是在线经济。有学者更进一步,指出芝加哥学派所认为的对消费者有益的东西并不能维护他们更广泛的利益。

芝加哥学派建立在20世纪中叶的经济学家亚伦·戴雷科特(Aaron Director)的研究的基础之上,通过法学家罗伯特·伯克(Robert Bork)和理查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