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从锈带到脑带

高等教育如何推动繁荣

建造一座伟大的城市很简单,政治家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曾经说过。首先创办一所大学,然后等上200年。按照这种逻辑,中西部拥有不错的资产。它拥有许多优秀的大学,还有成批的较为一般的大学。它们影响着自己周围的城市。那些繁荣的城市往往围绕着一所大学铺开——教育程度良好的地方长期来看发展不错。哈佛大学的爱德华·格拉瑟(Edward Glaeser)举了一些例子。如果一座城市在1940年时只有不到5%的成年人拥有本科学位,那么60年后这一比例不到19%。而在1940年大学毕业生占5%以上的城市中,60年后的比例达到29%。早年取得的收益世代相传。他将中西部地区一分为二。西部的州,例如明尼苏达州、威斯康星州、爱荷华州和伊利诺伊州,比东部的州教育程度更高,也更繁荣。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约翰·奥斯汀(John Austin)撰写了一项研究,称中西部院校拥有非常出色的大脑。他说,全球前200所一流研究型大学中有15所在那里。(事实上,如果扩大对中西部地区的定义,他能数出20所。)“十大”州立大学共计14所(这有点怪),拥有60万名学生,5万名教职员工,年度研究经费为106亿美元,超过常春藤联盟和加州大学系统的总和。中西部拥有全国前50名医学院中的16家、计算机科学专业中前25名中的5家,以及63所领先研究型大学中的17所。它在理工科(STEM)上的表现稍逊,在前25所理工学院中仅占6所。奥斯汀称该地区的公司和大学的专利申请量占全美的21%。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用于开发药物和医疗技术的联邦拨款中有近四分之一给了中西部机构。

而这又以三种方式传播繁荣。其一是引入年轻人,人数规模常常相当于一座城市。市长们希望复兴市中心,吸引到年轻的消费者就成了一大利好。一个自然的实验是问问当新冠肺炎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