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之后

阴暗面

可以信赖中国成为负责任的金融大国吗?【专题报道《国际银行业》系列之五】

铜锣湾重新开张了。虽然世界停转,香港这颗早早实施了封锁的零售心脏又开始跳动。但还没有完全恢复常态。工商银行在香港的分支机构——北京影响力的象征——依然被路障阻隔。它的管理者担心,经过数周的隔离后重获自由的民主派示威者可能会再次将它作为目标。这表明中国的全球野心内部也存在矛盾。它的政治制度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迅速压制问题。但它也造成危机——并任其恶化。

把金融体系凝聚起来的是信任。经济行为者需要被说服,而不是被强迫。但是,就和其他领域的许多中国观察家一样,他们依然既对中国惊人的崛起感到敬畏,也对中国是否关心公共利益抱持怀疑。“人们觉得它就像《星球大战》中的‘死星’——一个巨大莫测的东西浮在空中,有可能摧毁我们所有人。”基金公司安石集团(Ashmore Group)的扬·德恩(Jan Dehn)说。他们是否能够信任那个试图隐瞒实情而使得病毒在一开始传播开来的政权?

世界金融体系的局部分裂将难以遏制。经济武器相对便宜,也不需要什么许可,因此美国总统还会继续热爱它们。使用经济武器的时间越长,确立起来的变通手段就越多。直到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