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学

设计生命

一种新型的遗传分析有望造就更聪明、漂亮的孩子。可能会出什么差错呢?

有关用科学来创造某种“定制化”人类的争论通常围绕基因工程和克隆这两种方案展开。人们的担忧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比较实际:过程中所做的修修补补到头来可能会伤害最终诞生的那个人。另一个更加发自本能,是对干涉繁殖过程的反感。“扮演上帝”这个说法也许最好地概括了这种情绪。

然而,还有第三种方式来对在人类生命孕育之初掷出的基因骰子做手脚——而且不涉及任何有风险的修补调整。它是体外受精这种久以有之的生育方式的一个变种。变化在于根据一组可用胚胎的基因来决定应将其中哪一个植入子宫孕育直至分娩。

由此将诞生出一个经过“优化”的孩子,带有可选得的最佳遗传属性,以利于拥有健康长寿的人生。而这并不是科幻小说。两家美国公司对这一想法的研究已有一段时间,其中一家正在付诸实践。

这项技术叫作单核苷酸多态性(SNP,或称“snip”)分析,有望培育出更健康的后代——这无疑是好事。该技术也许还提供了一种方法来改进那些勉强与健康沾边的特征,比如身高,以及更富争议性的属性——智力。此外,这也是一种可以应用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的技术,从而让孙辈和曾孙辈的生命质量进一步提升。

SNP是个体DNA之间的最小差异,也就是单个的遗传字母。就单个SNP而言,其影响大多微乎其微。但每个人类基因组中都有数百万个这样的字母,它们的综合效应可能很大。SNP分析寻找那些经研究显示可能与罹患某些疾病(如癌症、糖尿病和心脏病等)有关的特定SNP组合。这对于已经活在世上的人是重要的医学信息,可用来推荐筛查项目、行为改变方案和预防性药物。

对于那些愿意且有钱接受体外受精的人来说,或许还可以对胚胎做SNP分析以预测其未来。除了患病的风险、身高和智力外,SNP分析最终也许还能预测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看电视的习惯、在学校被欺负的可能性,以及离婚的概率,尽管这类预测并不精准,因为环境也会起作用。

眼下,有志于提供胚胎SNP分析的机构尚未将预测非医学属性列入业务范畴。但是,如果这项技术行得通,很难相信未来不会有人将它们加进自己的服务菜单。而这确实引发了疑虑。

究其本质,以上种种其实相当于选型交配这种现有行为模式的加强版。聪明且成功(因而也可能富有)的人会寻找与自己相似的人作伴侣,这已经是事实。他们在此过程中凭借了所有帮助自己变得聪明、成功和富有的遗传变异,然后再将它们传给子女。SNP分析将强化这一点,因为父母可以靠它来挑选个子高、长得好看,还有最重要的——聪明的——后代。只有那些负担得起的人才能享用这项技术,至少一开始会是这样。

若只施加在一代人身上,对社会其他人可能影响不大。说起来这不过是富人享有的又一项特权而已。然而,如果是用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可能就真的会创造出一个基因精英群体。SNP分析已经被用于加强家畜的理想特征,因此似乎也可以合理假定它在人身上也行得通。

基因虎兕已出柙

也许这个问题可以留待明天再去考虑。就目前来看,除了嫉妒,似乎再无其他反对胚胎SNP分析的理由。但是,从H·G·威尔斯的《时光机器》中的埃洛伊人,到阿尔多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的阿尔法这一“种姓”,科幻小说中满是精英人类繁育计划出差错的情节。没错,科幻小说总是喜欢描绘反乌托邦,而大多数并未成为现实。但现在就来辩论这个问题也许是明智的,万一这次人们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扮演了上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