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交流

打铁需趁热

工会起事说明经济向好

不协调的情况再明显不过了。最新的就业数据显示美国就业市场状况良好——10月,企业新增岗位12.8万个,同时失业率继续保持在接近历史低位,工资也有可观的增长。要不是受到通用汽车最近才结束的一场代价高昂的劳资纠纷的拖累,这些数据可能会更加亮眼。但美国各地的工人都躁动不安。11月1日,芝加哥教师工会的会员结束了一场要求提高员工薪资和加大对学生投入的罢工,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在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的情况下,这样的骚动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事实上,它既非不祥之兆,也不完全让人反感。

理查德·弗里曼(Richard Freeman)和詹姆斯·麦道夫(James Medoff)在他们合著的关于劳工组织的《工会做些什么?》(What Do Unions Do?)一书中指出,工会有两个主要的经济作用。一是为工人发声——心存不满的工人可以通过工会向公司表达诉求,而如果没有工会他们可能只能一走了之。沟通可以鼓舞士气、帮助公司留住工人、发现并解决问题,进而提高效率。但工会同时也是劳动力的垄断供应商。通过控制劳动力供应,工会可以收取经济租(并以此提高会员的报酬),这样便降低了经济效率。

该书出版的1984年正值关键时刻。在除少数几个北欧国家之外的整个富裕世界,工人的工会参会率自战后达到峰值后一直持续下滑。制造业等工会化程度较高的行业占就业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