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

时冷时热

特异性价格上涨如何让经济学家头疼【专题报道《世界经济》系列之三】

二〇一七年二月,美国手机运营商威瑞森推出了手机无限流量套餐。“无限探险,无限欢笑,无限连接。”一条广告这样承诺。他们其实可以再加一句:“给央行行长无限痛苦。”手机套餐所在的那一栏通胀数字随之暴跌,将原本预期要上涨的整体核心通胀下拉了约0.2个百分点。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威瑞森通缩”成了央行行长们言语中的关键词,他们向金融市场承诺其影响会很快消退。

央行行长们设置的通胀目标精确至0.1个百分点,这种努力不断被一次性的价格变化搅乱。今年初,德国的统计人员改进了对度假费用随季节变化的监测,结果捕捉到了足以干扰价格指数的波动。5月份的价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到了6月却同比上涨6%。一价全包式旅游占到德国家庭消费的近3%,足以导致总体通胀的波动。而由于德国占了整个欧元区通胀篮子的近三分之一,这种波动又足以在整个欧洲大陆的层面反映出来(就像游客们自己的足迹那样)。

在印度,洋葱价格是通胀食谱的重要食材。这种蔬菜在印度人的饮食中地位突出。洋葱涨价时,不但消费者会飙泪,金融市场也可能崩溃。忌惮选民怒火的政客们手忙脚乱地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