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

新货币主义

如何让经济政策适应低通胀的世界【专题报道《世界经济》系列之四】

货币政策史就是一部时断时续的革命史。在整个19世纪,在金本位制的约束下,美国的物价仅上涨了12%。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国将其货币与美元挂钩,而美元又可以兑换成黄金。1971年,这一体系被美国放弃而崩溃。它的崩盘迎来了法定货币时代,随即出现了1970年代的通货膨胀。这一灾难以及同时期经济学家的思想发展——他们意识到了可靠的制度的重要性——带来了通货膨胀目标制。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致力于“灵活地”制定通胀目标,这意味着在出现危机时,它们可以优先解决失业问题。

今天,通货膨胀不足加上极低的利率正在引发另一种反思。美联储将在2020年汇报对自身目标和工具的评议。欧洲央行正在寻找新的方法来对抗欧元区的低通胀。同时,经济学家越来越倾向于质疑米尔顿·弗里德曼在1963年提出的“通货膨胀是货币现象”的名言。十年来低于目标的通货膨胀表明“以前被视为公理的东西实际上是错误的,”哈佛大学的拉里·萨默斯和安娜·斯坦斯伯里(Anna Stansbury)表示,“央行并不总能通过货币政策来设定通胀率。”

央行也已经变得更加政治化。能让特朗普总统与左翼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统一战线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