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交流

凯恩斯与收益

平均主义者应该担心货币刺激措施吗?

凯恩斯曾幻想有一个永远低利率的世界。在其著作《通论》的最后一章,他设想一个经济体拥有充足的资本,导致投资者丧失议价能力,进而令利率保持在低位。在这样的世界中,市场会奖励有冒险和创业精神的人才,而非仅仅积累资本的人。结果将是“食利者的安乐死”。

低利率竟然出现在左派乌托邦式愿景中,在今天看来可能出人意料。人们普遍认为,十年的货币政策刺激已经让富人大发其财。据称,低利率和量化宽松(QE)令股票和债券市场飙升,加剧了财富不平等。房价也因此被推高,导致社会代际矛盾加深。看一看金融市场,似乎会感觉这种情况将愈演愈烈:由于预期会出台货币宽松政策,长期利率今年已大幅下跌,而股票市场则兴旺蓬勃。

各国央行官员为自己的政策辩护,称如果没有宽松的资金,失业率会高很多,令穷人的处境更糟糕。的确如此。但货币刺激政策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却仍然同时触怒了左右两派。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