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弄“老大哥”

变脸

人脸识别技术在普及,颠覆它的办法也在增加

人工智能(AI)的发展推动了人脸识别系统四处开花,不断扩展。社交网络Facebook利用这种技术在用户上传的照片中标记人物。新型智能手机可以刷脸解锁。一些银行用这项技术验证交易。超市用它防范未成年人买酒。广告商评估消费者看到广告牌内容时的反应。美国国土安全部(DHS)估计,到2023年,97%的出港航空乘客将通过人脸识别验证身份。人脸识别摄像头网络是中国在新疆建立的警察统治的一部分。英国一些警察部门已经在测试用这一技术开展大规模监视,在街头发现罪犯。

然而,对这项技术的强烈反对情绪也在发酵。包括旧金山和奥克兰在内的一些美国城市的政府已禁止警察等机构使用它。在英国,议员呼吁禁止警察测试该技术,但尚未成功。抗议者也可以自己动手解决问题,比如在摄像头面前遮掩面部,或者像最近香港的抗议活动那样,用激光笔照射并迷惑摄像头(见图)。与此同时,人数不多但不断壮大的隐私倡导者和学者正在寻找能直接颠覆底层技术的方法。

人脸识别依赖于机器学习,这个AI的子领域让计算机自己教自己执行程序员无法明确解释的任务。首先,用成千上万张人脸训练系统,在系统正确识别出人脸时予以奖励,未能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