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彼特

欠缺弹性

面对抵制浪潮,塑料产业尚未找到和解之道

今年夏天,西方游客逃离日常工作奔往海滩度假时,一个问题很可能会再次浮出水面——是的,它真的有可能被冲到他们面前纯净的沙滩上。过去两年,海洋中的塑料垃圾似乎已成为最让富裕世界的消费者忧心的环境问题。正如2017年由大卫·爱登堡(Sir David Attenborough)解说的英国电视纪录片《蓝色星球2》(Blue Planet II)所呈现的那样,有许多海洋生物被塑料袋缠住,其惨状足以令叼着塑料吸管喝“椰林飘香”鸡尾酒的观众被呛到——如果店家提供了塑料吸管的话。应选民要求,各地政客都在推动立法禁用吸管、搅拌棒和其他一次性塑料制品。联合国称去年有127个国家限制了塑料袋的使用。上月,巴拿马成为首个禁用塑料袋的中美洲国家。英国正考虑对可回收塑料含量低于30%的塑料包装物征税。今年3月,欧洲议会有560名议员赞成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到2029年塑料瓶的回收率应达到90%。只有35人投了反对票。

但要知道,棉布袋、铝罐、纸箱等塑料替代品的“环境足迹”更重——它们的制造及运输过程通常比等量的塑料制品更耗能耗水,因此禁塑新规实际上也许最终会损害地球。尽管如此,塑料行业应该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限制,迫使相关企业转型。塑料瓶、盒、薄膜等制品消耗了全球生产的近一半聚合物。价值3750亿美元的塑料包装价值链中的众多企业似乎都准备不足,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油气是塑料的主要原料)、石化巨头、包装企业和消费品品牌。

位于这一价值链两端的企业最不容易受到冲击。只要成本仍合算,饮料制造商很乐意把产品包装从源自石油的塑料瓶换成可回收材料做成的瓶子或铝罐(当高油价推高原生塑料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