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浪

酷热炼狱

气候变化已经在夺取生命。各国必须学习应对极端高温

近日,热浪将美国和欧洲的大片地区都变成了火炉。尽管这种极端高温频频登上新闻头条,但其影响往往被忽视或低估。飓风或洪水的震撼影像更容易吸引眼球,但其实热浪可能更致命。酷热是气候变化最致命的表征之一。它的影响有时确凿无疑——据估计,2003年欧洲的一场热浪夺走了七万条性命。然而更多时候,人们对热浪的态度和对2018年荷兰遭遇的那两场高温一样。在短短三周多的时间里,死亡人数比起同期正常情况约多出300人。对此官员们不以为意,称这只是“小幅上升”。但若这是一场洪水造成的死亡人数,肯定就上头版了。

极端高温造成的破坏并未引起应有的关注,原因是多方面的。热浪致死的案例往往更加分散,而且也不像飓风洪水那样损毁房屋。此外,死亡的直接原因往往不是中暑。高温只是加剧心脏病或肺病等现有问题而造成致命危险。

随着热浪侵袭愈加频繁,它肯定会引起更广泛关注。温室气体在大气中不断积聚,不仅令总体气温上升,也导致极端酷热天气更频繁地出现。据英国气象局统计,到本世纪4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