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应链

缓慢解体

供应链正在经历几十年来最剧烈的转变。本专题作者范思杰认为,这对许多公司来说都非常痛苦【专题报道《全球供应链》之一】

美国合约制造巨头伟创力(Flex)的首席采购与供应链官蒂姆·林顿(Tom Linton)时刻都在“搭脉”——该公司设在加州的先进的指挥中心名叫“脉搏”(The Pulse),让人想起五角大楼的作战室。这套工具使他能够监控伟创力的16,000家供应商和100多家工厂,它们为全球1000多家客户生产从汽车系统到云计算套件的所有产品。林顿是供应链界公认的王者之一。过去几十年来,供应链是全球化的核心机制,原材料、零部件在被纳入成品之前通过它穿越多条国境线。然而,问问他对未来怎么看,他的回答让人感到不祥:“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后全球化的世界。”

放在几年前,这种想法肯定是个异端。信息技术革命让通信变得廉价又可靠,加上中国进入世界经济带来了丰富的廉价劳动力,让制造业转变为一项全球性活动。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 Baldwin)在他的《大融合》(The Great Convergence)一书中指出,西方的工业知识由此与亚洲的制造能力融合起来,推动了供应链的高度全球化。从1990年到2010年,关税削减、通信成本降低和廉价运输让贸易蓬勃发展。

发达经济体智库经合组织(OECD)认为,如今全球70%的贸易涉及全球价值链(GVC)。一国出口中外国增值部分的增长说明供应链正变得愈发复杂。这一占比从199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