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

绝顶易见

登顶珠峰的成功率高于攀登喜马拉雅山脉的其他任何山峰

埃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和丹增·诺尔盖(Tenzing Norgay)在1953年踏上珠穆朗玛峰峰顶。在这之前,至少有145名登山者尝试登上这个地球最高点,但都未能成功。1924年,一支英国登山队登至距峰顶不到250米的地方,但在两名队员消失在前方后(未知是否已经登顶),全队掉头下山。

在那之后,攀登珠峰的难度几乎没有降低。1954年至1983年间,除向导之外,尝试登顶的人中只有9%成功,死亡率为2%。 随着气候变化,冰雪消融,许多遇难者的遗体重见天日——其中就包括1924年失踪的两名登山者之一。

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珠峰已不再遥不可及。1994年至2003年间,24%的登山者成功登顶,是之前十年的两倍。2004年至2013年间,这一比例再次翻番,达到51%。在过去三个完整的登山季中,66%的登山者成功登顶。2019年的首批登顶行动已于上月启动。

技术进步是登顶成功率上升的原因之一。氧气罐容纳的氧气量是以前的两倍,而且更不容易泄漏。高品质羽绒制成的登山服和手套及双层防寒登山靴更利于登山者保暖。更准确的天气预报最大程度减少了令人不快的意外。

然而,这些进步对攀登其他山峰也有同样的帮助,但其他高峰的登顶率上升幅度却小得多。据有效记录显示,自2016年以来,至少有40人攀登过的喜马拉雅山脉高峰有13座,其中珠峰的登顶率在1994年之前是倒数第四,而在过去三年里已升至最高。

造成这一变化趋势的因素可能有两个。首先,夏尔巴人在两条最受欢迎的珠峰路线上全面铺设了梯子和绳索,98%的登山者都选择走这两条路线。铺设工作非常危险——2014年的一次雪崩造成16名夏尔巴人丧生——但外国人的登山过程变得更容易了。

此外,如今大多数珠峰登山者都会雇用私人公司来保证他们安全地上下山。相比之下,追求冒险的登山老手会选择其他山峰挑战自我。在综合考虑高度、每次登山的季节、年份和向导人数,以及试图登顶的人数等因素之后,一些山峰的攀登难度看起来明显高出一筹。选择受欢迎登山路线的登山者能受益于更完善的基础设施和更丰富的经验技术。

以努子峰(Nuptse)为例,那里的雪特别松散,十分危险。只有8%的登山者成功登顶,不到我们基于上述因素构建模型预测出的19%登顶率的一半。在努子峰遇难的登山者包括著名登山家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他于2017年坠滑一千米丧生。另一个令人着迷的危险目标是安纳普尔纳峰群(Annapurna),尝试登顶它最高的三座山峰的人之中有三成人遇难,最近一次遇难事故就发生在上月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