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水

地下蓝调

地下水帮助养活了世界,但在许多地方已经危险地消耗殆尽【专题报道《水》系列之四】

二〇〇四年,丹曼蒂·德维(Danmanti Devi)四岁。因为腿疼,母亲带她去看医生。医生错误地诊断为脊髓灰质炎。除了开止痛药他什么也做不了。丹曼蒂的腿现在变形了。她住在印度最贫穷的邦之一哈尔邦的朱拉曼村,村里有140户人家,住在土屋和少量“普卡”【译注:意为“坚固的”】砖房里。村中很多人也都因为氟骨症造成的X型腿或O型腿而步履蹒跚。她是患这种病的数百万印度人中的一员,并且完全是因为饮用水含有危险水平的氟化物而得病的,是印度地下水过度开采的受害者。

与砷一样,氟化物也天然存在于地下水中。它在低浓度下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世卫组织建议的上限为每升1.5毫克。在朱拉曼村,当地 “潘查亚特”(乡村长老会) 监管的水塔的水单位含量为16毫克 。

这个村庄的居民属于印度受压迫最深的群体。他们是贱民,一度被称为“不可接触的人”,处在印度教种姓制度的底层。他们在附近的砖窑中打工,或是蒸馏私酒来维持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