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电气化

(相对)容易的部分

但可再生能源的挑战仍然令人生畏

丹麦大型风能开发商沃旭能源(Ørsted,早先叫丹能集团[Dong Energy])的老板亨利克·普尔森(Henrik Poulsen)有一个梦想。它可能会吓到水手和海鸟,却会温暖可再生能源倡导者的心。据他估计,在欧洲的大西洋、波罗的海和北海沿岸相对较浅的海域可以安装600,000兆瓦(MW)的海上风电容量,可以提供欧洲电力的80%。“你可以在未来10到15年内将北海变成一个大型发电厂。”他说。

到目前为止,欧洲仅安装了16,000兆瓦的海上风电,而人们已经开始谈论空间限制,就像陆上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场一样。挪威的能源公司Equinor正在利用其深水石油技术建造拴在海底的浮动风力涡轮发电机,可安装在远离北海陆地的地方,以及美国西海岸和东亚,算是部分回应了这个问题。迄今它已在苏格兰沿海建造了一个30兆瓦的项目,并正在考虑另一个项目来为北海油田提供动力。但普尔森表示,浮动涡轮机的成本高达固定涡轮机的四倍,可能令人望而却步。

他说,他的涡轮机发出的海上风电价格在2013到2017年间下降了60%,因为它们的产能翻了一番,达到单台8至9兆瓦,却不需要大幅扩展底座及增加布线和安装时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