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和深海采矿

幽深迷人的海

很快,人类的机器将撬开海神的宝库,拿走里面的矿藏。这对海底原住民们意味着什么?

二〇一三年,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迪娃·阿蒙(Diva Amon)在考察位于热带太平洋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CCZ)时收获了她的第一块鲸鱼头骨。它躺在海面下约4000米一处浅褐色的淤泥上,完全包覆在一层黑色之下。这一发现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头骨的覆层意味着它已有数百万年的历史。这是因为,和那些吸引采矿者来到该区域的形同马铃薯的矿物结核一样,这层覆盖物也是由金属氧化物缓慢积聚而成。其次,这项发现凸显了人们对深海的了解极其有限。阿蒙这一块以及其他类似的鲸鱼头骨引发了对如何权衡海底采矿的经济效益和环境影响的追问。

那些参与深海采矿的人们期冀它变成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产业。海底结核主要是铁的化合物(常见)和锰的化合物(罕见,但来自陆地矿井的供给充足),但也含有铜、镍和钴,有时还含有钼和钒等其他金属。对这些金属的需求足够大,所以到海底去探寻它们看起来是值得的。而且这些金属很少在陆地矿井中共存。因此,在有意开采这类海底结核的全球海洋矿产资源公司(以下简称GSR),负责深海采矿项目的克里斯·范尼琼(Kris Van Nijen)说:“花费同样的力气,你得到的金属种类和陆地上两三个矿井一样多。”

从一个角度来看,位于海面以下几千米使得这些结核难以获取,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却又是容易的,因为它们一动不动地躺在海床上,几乎是等着被人采集。大部分结核位于像CC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