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惊喜

灰色物质、官样文章

在通往实用脑机接口的路上,如何克服障碍

很久以来,神经技术都是科幻作者偏爱的题材。在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于1984年撰写的极具创意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一书中,人们可以使用神经植入物侵入别人的感官体验。伊恩·班克斯(Iain M. Banks)在他的《文明宇宙》(Culture)系列小说中构想了一种在人脑中生长的神经织网。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在他于1972年出版的《终端人》(The Terminal Man)中,想象一种大脑植入物在一个坚信机器正在取代人类的人身上产生的影响(剧透:效果不好)。

如今,在科幻引领我们抵达之地,哲学家们开始了他们的工作。在霍华德·齐萨克(Howard Chizeck)位于华盛顿大学的实验室里,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可实施深度脑刺激(DBS)的植入装置,用于治疗特发性震颤(essential tremor)这种常见的运动性障碍疾病。过去,DBS刺激是持续进行的,不但浪费能量,也剥夺了患者的掌控感。实验室里的伦理学家、哲学博士生蒂姆·布朗(Tim Brown)说,一些接受DBS治疗的患者感到疏离,抱怨自己活像一个机器人。

为改变这一点,华盛顿大学的这个团队正在使用与病患的意向运动相关的神经活动来启动设备。但同时,研究人员也希望患者能用清醒的思维活动来绕开这些设置。这一点实际上很有…

 

iOS

Android